• <nav id="myquc"></nav>
  • 科研誠信專題

    Nature編輯政策和科研誠信總監:為研究注入信任

    2021-04-01  

      作者 | 馮麗妃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苯?,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編輯政策和科研誠信總監索米婭·斯瓦米納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

      《中國科學報》:您如何看待科研誠信的重要性?在您看來,科學出版機構在科研誠信中發揮了什么樣的角色? 

      斯瓦米納坦: 

      確??茖W記錄的誠信不僅對研究人員和學者很重要,對整個社會也很重要。如果要公眾信任對他們生活有直接影響的科研發現,科研就必須可靠和準確。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會不斷進行投入和創新,以確保研究能經受檢驗,在世界范圍易于獲取,從而促進探索發現。

      《中國科學報》: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為例,科學期刊如何把關一項研究的科研誠信? 

      斯瓦米納坦: 

      出版機構在獨立管理同行評審系統時所發揮的作用是確保信任和誠信的關鍵。

      同行評審是把研究交給專家做獨立審查,由他們來幫助改進研究的過程,這是確保發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廣泛的同行評審人網絡,可確保作者的研究得到嚴格評審,確保發表的內容能經受最嚴格的檢驗。

      不過,對科研誠信的承諾不限于同行評審過程。這從出版流程的起點,即投稿時就開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經過嚴格的評估,以確保盡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評審,從而加快出版過程。

      我們的專家團隊會展開細致的剽竊和倫理方面的檢查,專門的科研誠信小組會與編輯合作,在需要時提供支持,以專業地解決任何發現的問題,并將學到的新知識用于防止將來問題的重演。我們不斷進行投入和同行評議的創新,為所服務的不同研究群體尋找最適合的流程。

      《中國科學報》:如果遇到對已發表論文的科學誠信提出質疑的情況,你們通常會怎么做? 

      斯瓦米納坦: 

      每當有人對已發表的任何論文提出關切時,我們都會按照既定流程仔細研究,咨詢作者,并在適當時候尋求同行評審人和其他外部專家的建議。

      在調查進行期間以及有必要的時候,會為論文添加編輯說明,以告知讀者論文存有問題。一旦完成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決定的時候,我們將跟進并作出最恰當的回應,使讀者清晰地了解結果。

      但是,我們初步的假設是,投稿,比如投給《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誠信的。也就是說,它們代表誠實開展了科學工作并作了誠實的報告。

      大多數投稿的確都是這樣。當然也會有行為不端的情形。通過仔細選擇具有較豐富科研經驗的評審人來評估提交的論文,通常是兩位或更多,我們希望能在評審過程中發現那些在科研行為上有悖于公認標準的地方(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為)。

      此類問題一旦出現,我們會根據嚴重程度,采取數種行動方案。其目的是確??茖W記錄的正確和準確,以便其他人確信自己可以借鑒已發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評審流程之前和之后,我們都有許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礎設施等,以確保出版過程中的科研誠信。

      《中國科學報》:在維護科研誠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樣的政策來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納坦: 

      我們有嚴格而有效的政策來維護發表的研究的誠信,包括確保研究遵循倫理上的高標準,透明地進行報告,并且每篇發表的論文均經過健全、嚴格的同行評審。

      例如,通過填寫編輯政策清單,要求作者報告有關實驗設計的信息,并清楚地說明和提供數據集、代碼和材料,這也更便于評審人獲得恰當評審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們全力支持開放研究,例如通過存儲庫分享作為研究論文基礎的數據、代碼和實驗方案,還在包括生命科學在內的某些領域,要求作者提供有關實驗和分析設計要素的詳情,這些信息在稿件評估期間提供給編輯和評審人的報告摘要中通常沒有得到充分的報告。如論文被接收發表,它們也會隨論文一起刊出。

      《中國科學報》:盡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復都涉及誠信問題,但大量存在不端行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復的。您認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復性? 

      斯瓦米納坦: 

      設計一個創新的同行評審和出版的基礎架構,從各方面支持發表可重復的研究,這是我們支持開放透明的生態系統這一總體愿景的核心。

      穩健的技術基礎架構對于推動作者、評審人和編輯大規模采用最佳實踐方法也至關重要。多年來,我們推出了許多出版創新舉措,進一步強化了對研究可重復性的承諾。

      這包括推出能發表數據和實驗方案的平臺,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數據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冊報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們分別專注于數據和方法的嚴密性,而非具體結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測試了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可執行平臺。盡管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政策及實踐在我們期刊已實施多年,但是通過一個可執行的平臺為該流程提供動力,有助于帶給作者、評審人和編輯更加順暢和可擴展的體驗。

      《中國科學報》:維護良好的科研環境,科學界與出版界還應做些什么? 

      斯瓦米納坦: 

      在更廣泛的科學界和出版界倡導和提高相關認識,也是推進對科研誠信承諾的重要互動舉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經常會強調和辯論在通往透明、可重復研究的道路上所面臨的許多不同而復雜的問題、挑戰及解決方案,如特定學科的需求、可重復研究的障礙等。

      《中國科學報》:進一步加強科學誠信建設,您還有哪些建議? 

      斯瓦米納坦: 

      改變做科研和發表科研的舊有模式,需要科學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關者作出集體的努力并推動更好的實踐。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參與并支持了許多此類工作,以加快數據共享,推動通往研究開放和透明的最佳實踐,并在最基本報告標準上保持一致。

      在解決影響已發表研究的質量和誠信的許多問題上,編輯和期刊可以發揮重要作用。我們很榮幸能夠與全球的多學科研究群體進行互動,并致力于運用我們的各種工具來推進讓科研工作因為透明而可靠的事業。

      最后,在維護和保持已發表研究的誠信方面,我們的編輯發揮著核心作用。因為科研進行到同行評審過程時,許多影響到研究設計、方法、數據收集、分析和報告嚴密性的重要決定都已作出。然而,通過制定和實施編輯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復研究的基礎架構,編輯、期刊和出版機構可以幫助改善已發表的論文,為同行評審和出版過程增加價值和提升質量。

      作者 | 馮麗妃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苯?,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編輯政策和科研誠信總監索米婭·斯瓦米納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

      《中國科學報》:您如何看待科研誠信的重要性?在您看來,科學出版機構在科研誠信中發揮了什么樣的角色? 

      斯瓦米納坦: 

      確??茖W記錄的誠信不僅對研究人員和學者很重要,對整個社會也很重要。如果要公眾信任對他們生活有直接影響的科研發現,科研就必須可靠和準確。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會不斷進行投入和創新,以確保研究能經受檢驗,在世界范圍易于獲取,從而促進探索發現。

      《中國科學報》: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為例,科學期刊如何把關一項研究的科研誠信? 

      斯瓦米納坦: 

      出版機構在獨立管理同行評審系統時所發揮的作用是確保信任和誠信的關鍵。

      同行評審是把研究交給專家做獨立審查,由他們來幫助改進研究的過程,這是確保發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廣泛的同行評審人網絡,可確保作者的研究得到嚴格評審,確保發表的內容能經受最嚴格的檢驗。

      不過,對科研誠信的承諾不限于同行評審過程。這從出版流程的起點,即投稿時就開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經過嚴格的評估,以確保盡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評審,從而加快出版過程。

      我們的專家團隊會展開細致的剽竊和倫理方面的檢查,專門的科研誠信小組會與編輯合作,在需要時提供支持,以專業地解決任何發現的問題,并將學到的新知識用于防止將來問題的重演。我們不斷進行投入和同行評議的創新,為所服務的不同研究群體尋找最適合的流程。

      《中國科學報》:如果遇到對已發表論文的科學誠信提出質疑的情況,你們通常會怎么做? 

      斯瓦米納坦: 

      每當有人對已發表的任何論文提出關切時,我們都會按照既定流程仔細研究,咨詢作者,并在適當時候尋求同行評審人和其他外部專家的建議。

      在調查進行期間以及有必要的時候,會為論文添加編輯說明,以告知讀者論文存有問題。一旦完成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決定的時候,我們將跟進并作出最恰當的回應,使讀者清晰地了解結果。

      但是,我們初步的假設是,投稿,比如投給《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誠信的。也就是說,它們代表誠實開展了科學工作并作了誠實的報告。

      大多數投稿的確都是這樣。當然也會有行為不端的情形。通過仔細選擇具有較豐富科研經驗的評審人來評估提交的論文,通常是兩位或更多,我們希望能在評審過程中發現那些在科研行為上有悖于公認標準的地方(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為)。

      此類問題一旦出現,我們會根據嚴重程度,采取數種行動方案。其目的是確??茖W記錄的正確和準確,以便其他人確信自己可以借鑒已發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評審流程之前和之后,我們都有許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礎設施等,以確保出版過程中的科研誠信。

      《中國科學報》:在維護科研誠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樣的政策來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納坦: 

      我們有嚴格而有效的政策來維護發表的研究的誠信,包括確保研究遵循倫理上的高標準,透明地進行報告,并且每篇發表的論文均經過健全、嚴格的同行評審。

      例如,通過填寫編輯政策清單,要求作者報告有關實驗設計的信息,并清楚地說明和提供數據集、代碼和材料,這也更便于評審人獲得恰當評審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們全力支持開放研究,例如通過存儲庫分享作為研究論文基礎的數據、代碼和實驗方案,還在包括生命科學在內的某些領域,要求作者提供有關實驗和分析設計要素的詳情,這些信息在稿件評估期間提供給編輯和評審人的報告摘要中通常沒有得到充分的報告。如論文被接收發表,它們也會隨論文一起刊出。

      《中國科學報》:盡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復都涉及誠信問題,但大量存在不端行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復的。您認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復性? 

      斯瓦米納坦: 

      設計一個創新的同行評審和出版的基礎架構,從各方面支持發表可重復的研究,這是我們支持開放透明的生態系統這一總體愿景的核心。

      穩健的技術基礎架構對于推動作者、評審人和編輯大規模采用最佳實踐方法也至關重要。多年來,我們推出了許多出版創新舉措,進一步強化了對研究可重復性的承諾。

      這包括推出能發表數據和實驗方案的平臺,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數據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冊報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們分別專注于數據和方法的嚴密性,而非具體結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測試了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可執行平臺。盡管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政策及實踐在我們期刊已實施多年,但是通過一個可執行的平臺為該流程提供動力,有助于帶給作者、評審人和編輯更加順暢和可擴展的體驗。

      《中國科學報》:維護良好的科研環境,科學界與出版界還應做些什么? 

      斯瓦米納坦: 

      在更廣泛的科學界和出版界倡導和提高相關認識,也是推進對科研誠信承諾的重要互動舉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經常會強調和辯論在通往透明、可重復研究的道路上所面臨的許多不同而復雜的問題、挑戰及解決方案,如特定學科的需求、可重復研究的障礙等。

      《中國科學報》:進一步加強科學誠信建設,您還有哪些建議? 

      斯瓦米納坦: 

      改變做科研和發表科研的舊有模式,需要科學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關者作出集體的努力并推動更好的實踐。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參與并支持了許多此類工作,以加快數據共享,推動通往研究開放和透明的最佳實踐,并在最基本報告標準上保持一致。

      在解決影響已發表研究的質量和誠信的許多問題上,編輯和期刊可以發揮重要作用。我們很榮幸能夠與全球的多學科研究群體進行互動,并致力于運用我們的各種工具來推進讓科研工作因為透明而可靠的事業。

      最后,在維護和保持已發表研究的誠信方面,我們的編輯發揮著核心作用。因為科研進行到同行評審過程時,許多影響到研究設計、方法、數據收集、分析和報告嚴密性的重要決定都已作出。然而,通過制定和實施編輯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復研究的基礎架構,編輯、期刊和出版機構可以幫助改善已發表的論文,為同行評審和出版過程增加價值和提升質量。

      作者 | 馮麗妃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苯?,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編輯政策和科研誠信總監索米婭·斯瓦米納坦(Sowmya Swaminathan)指出,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

      《中國科學報》:您如何看待科研誠信的重要性?在您看來,科學出版機構在科研誠信中發揮了什么樣的角色? 

      斯瓦米納坦: 

      確??茖W記錄的誠信不僅對研究人員和學者很重要,對整個社會也很重要。如果要公眾信任對他們生活有直接影響的科研發現,科研就必須可靠和準確。

      為研究注入信任是學術出版機構的基本功能。隨著科研產出的增長,通過各種措施確??茖W記錄的完善和健全,并使之盡快被廣泛獲取正變得日益重要。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會不斷進行投入和創新,以確保研究能經受檢驗,在世界范圍易于獲取,從而促進探索發現。

      《中國科學報》:以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期刊為例,科學期刊如何把關一項研究的科研誠信? 

      斯瓦米納坦: 

      出版機構在獨立管理同行評審系統時所發揮的作用是確保信任和誠信的關鍵。

      同行評審是把研究交給專家做獨立審查,由他們來幫助改進研究的過程,這是確保發表的研究具有可靠性的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廣泛的同行評審人網絡,可確保作者的研究得到嚴格評審,確保發表的內容能經受最嚴格的檢驗。

      不過,對科研誠信的承諾不限于同行評審過程。這從出版流程的起點,即投稿時就開始了——所有的稿件都經過嚴格的評估,以確保盡可能把最佳版本提交同行評審,從而加快出版過程。

      我們的專家團隊會展開細致的剽竊和倫理方面的檢查,專門的科研誠信小組會與編輯合作,在需要時提供支持,以專業地解決任何發現的問題,并將學到的新知識用于防止將來問題的重演。我們不斷進行投入和同行評議的創新,為所服務的不同研究群體尋找最適合的流程。

      《中國科學報》:如果遇到對已發表論文的科學誠信提出質疑的情況,你們通常會怎么做? 

      斯瓦米納坦: 

      每當有人對已發表的任何論文提出關切時,我們都會按照既定流程仔細研究,咨詢作者,并在適當時候尋求同行評審人和其他外部專家的建議。

      在調查進行期間以及有必要的時候,會為論文添加編輯說明,以告知讀者論文存有問題。一旦完成這些流程并掌握了必要的信息可以做出決定的時候,我們將跟進并作出最恰當的回應,使讀者清晰地了解結果。

      但是,我們初步的假設是,投稿,比如投給《自然》的稿件,都是基于誠信的。也就是說,它們代表誠實開展了科學工作并作了誠實的報告。

      大多數投稿的確都是這樣。當然也會有行為不端的情形。通過仔細選擇具有較豐富科研經驗的評審人來評估提交的論文,通常是兩位或更多,我們希望能在評審過程中發現那些在科研行為上有悖于公認標準的地方(這并非都算作真正的不端行為)。

      此類問題一旦出現,我們會根據嚴重程度,采取數種行動方案。其目的是確??茖W記錄的正確和準確,以便其他人確信自己可以借鑒已發表的研究。

      在重要的同行評審流程之前和之后,我們都有許多工具可供使用,涉及政策、出版基礎設施等,以確保出版過程中的科研誠信。

      《中國科學報》:在維護科研誠信方面,Nature Portfolio有怎樣的政策來防患于未然? 

      斯瓦米納坦: 

      我們有嚴格而有效的政策來維護發表的研究的誠信,包括確保研究遵循倫理上的高標準,透明地進行報告,并且每篇發表的論文均經過健全、嚴格的同行評審。

      例如,通過填寫編輯政策清單,要求作者報告有關實驗設計的信息,并清楚地說明和提供數據集、代碼和材料,這也更便于評審人獲得恰當評審其研究所需的信息。

      我們全力支持開放研究,例如通過存儲庫分享作為研究論文基礎的數據、代碼和實驗方案,還在包括生命科學在內的某些領域,要求作者提供有關實驗和分析設計要素的詳情,這些信息在稿件評估期間提供給編輯和評審人的報告摘要中通常沒有得到充分的報告。如論文被接收發表,它們也會隨論文一起刊出。

      《中國科學報》:盡管并非所有的不可重復都涉及誠信問題,但大量存在不端行為的研究都是不可重復的。您認為有哪些基本的措施可以提高研究的可重復性? 

      斯瓦米納坦: 

      設計一個創新的同行評審和出版的基礎架構,從各方面支持發表可重復的研究,這是我們支持開放透明的生態系統這一總體愿景的核心。

      穩健的技術基礎架構對于推動作者、評審人和編輯大規模采用最佳實踐方法也至關重要。多年來,我們推出了許多出版創新舉措,進一步強化了對研究可重復性的承諾。

      這包括推出能發表數據和實驗方案的平臺,例如Scientific Data和Protocol Exchange,以及數據描述(Data Descriptors)和注冊報告(Registered Reports)等文章格式,它們分別專注于數據和方法的嚴密性,而非具體結果。

      最近,自然旗下期刊與服務集合(Nature Portfolio)多本期刊測試了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可執行平臺。盡管用于同行代碼評審和發表的政策及實踐在我們期刊已實施多年,但是通過一個可執行的平臺為該流程提供動力,有助于帶給作者、評審人和編輯更加順暢和可擴展的體驗。

      《中國科學報》:維護良好的科研環境,科學界與出版界還應做些什么? 

      斯瓦米納坦: 

      在更廣泛的科學界和出版界倡導和提高相關認識,也是推進對科研誠信承諾的重要互動舉措。

      《自然》及冠名“自然”的期刊經常會強調和辯論在通往透明、可重復研究的道路上所面臨的許多不同而復雜的問題、挑戰及解決方案,如特定學科的需求、可重復研究的障礙等。

      《中國科學報》:進一步加強科學誠信建設,您還有哪些建議? 

      斯瓦米納坦: 

      改變做科研和發表科研的舊有模式,需要科學界和出版界的利益相關者作出集體的努力并推動更好的實踐。

      Nature Portfolio旗下期刊參與并支持了許多此類工作,以加快數據共享,推動通往研究開放和透明的最佳實踐,并在最基本報告標準上保持一致。

      在解決影響已發表研究的質量和誠信的許多問題上,編輯和期刊可以發揮重要作用。我們很榮幸能夠與全球的多學科研究群體進行互動,并致力于運用我們的各種工具來推進讓科研工作因為透明而可靠的事業。

      最后,在維護和保持已發表研究的誠信方面,我們的編輯發揮著核心作用。因為科研進行到同行評審過程時,許多影響到研究設計、方法、數據收集、分析和報告嚴密性的重要決定都已作出。然而,通過制定和實施編輯政策,并提供支持出版透明及可重復研究的基礎架構,編輯、期刊和出版機構可以幫助改善已發表的論文,為同行評審和出版過程增加價值和提升質量。

    來源:科學網(2021年4月1日)

    欧美熟妇dodk巨大
  • <nav id="myquc"></nav>